您好!欢迎来到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登录 登录

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艺术家眼里的夏天——致这个外表性感内在天真的季节!

2020-06-19 21:18:11| 发布者:zsdown520| 查看:83| 评论:0| 收藏

阿历克斯·卡茨作品《Beach Stop》

文/张帅

炽热的阳光,滚烫的沙滩,湿润的空气,还有雪糕和西瓜填满的胃,空调和风扇带来的清凉。大街小巷的梧桐树绿意盈盈,田野郊外的花圃五颜六色,喜欢早起的鸟儿冷不丁从房前窜到屋后,习惯午睡的蝉伸个懒腰、震下翅膀,聒噪了一天又一天……

阳光灿烂的夏天,总有更多美好的故事和快乐发生,它给每个年轻的心和拥有热爱能力的灵魂注入一剂多巴胺,可以在朝九晚五之后,轻易地发现生活的可爱之处。

艺术家眼里的夏天有什么不一样?

我想大概会更感性、更丰富些,既有现实的描绘也有剥离现实美妙的梦幻,笔下也许是浓妆艳抹也许是淡雅清新或者简单的勾勒,但总归是一段关于夏天难忘的记忆,饱满的情绪都通过随意自然的笔触渗透进画布的每处细节。

美国画家阿历克斯·卡茨 (Alex Katz)认为,夏天当然要去海边度假。

脚踩白色的细沙,任凭海水温柔地涌向脚踝,傍晚时候眺望远处的海岛还有天空团团的白云,不知不觉就忘记了时间。他决定拿起画笔,把美丽的景色还有朋友们愉悦放松的状态留下,于是,就有了那幅《环山》。

《环山》

同样是夏天,同样是在海边,英国画家Karen Hollingsworth更着迷于光影通过窗户透进房子的瞬间。海风将纱帘轻轻地吹开,裹挟着一股淡淡的腥味,木桌上的画笔和颜料被金黄灿烂的阳光拂过,似乎有了生命力。Karen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快速拿起画笔,将眼前的景色定格在画布上,作品名称也很写实,就叫《窗外起风了》。

《窗外起风了》

正午的阳光是温暖绚丽,热烈多情的,但傍晚的光线要更梦幻迷人,更富含故事,俄国画家伊萨克•伊里奇•列维坦深以为然。 1892年一个夏天的傍晚,他来到离莫斯科不远的特维尔斯克州,就在这里,听到一个感人的故事。

磨坊主的漂亮女儿与一位放马的英俊男孩真心相爱,但无奈被女方的家长拆散,男孩被抓去当了兵,姑娘闻讯后深感绝望,便来到野外密林中的一个深水潭,从用枯木搭建的桥上跳进了深渊。听完这个故事,伊萨克的内心受到极大的触动,甚至每到傍晚都会不由自主地从自己的住处透过昏暮向远处眺望,以至于最后画下《夏天的傍晚》。

《夏天的傍晚》

原来这个热烈的季节不只是藏满欢乐,还会有忧愁和感伤。

荷兰画家梵高眼里的夏天,总是离不开金黄的麦田以及明朗的蓝天,总是阳光灿烂,总是神魂颠倒。麦穗从上至下挥落出来的辽阔与自由,就如同自己的人生信仰,云雀清晰婉转的歌声,也将人的思绪解开束缚带去了远方。

《有云雀的麦田》

相比而言,法国画家莫奈更喜欢夏天的清晨,阳光不燥,微风正好,他把自己的画笔聚焦在了一位撑阳伞的女人身上。女人美丽端庄,45°侧身回眸,撑开的伞迎合了天空直射下来的光芒,与草丛中升腾起的气息互相融合,极具迷人的神韵 。

《撑阳伞的女人》 

莫奈的老乡,同属印象派的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眼里的夏天要热闹一些。美酒、舞会、名流、绅士,一场流动的盛宴,一个个洋溢着欢乐、愉快的神情,阳光和空气互相颤动,音乐和笑声完美交融……他给这样的夏天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红磨坊的舞场》。

《红磨坊的舞场》

瑞典画家安德斯•佐恩也喜欢热闹的夏天,1897年的仲夏之夜,他就描绘过沉醉在欢乐舞会里的人们。落日的余辉,给乡村里的每个人都抹上一层温暖绚丽的色彩,将人爱美的天性与淳朴的民风习俗展现地淋漓尽致。

《仲夏之夜》

新印象主义创始人、法国画家修拉的夏天在塞纳河阿尼埃的大碗岛上,那里阳光明媚、绿植葱郁,是休憩、散步、垂钓最好的地方。河面上隐约可见几艘流动的帆船,午后的阳光拉下人们长长的身影,给人宁静而和谐的氛围,也许夏天就是这样吧,既可以热情如火,也可以如风一般遣散喧嚣。

《大碗岛星期日的下午》

艺术家眼里的夏天,比夏天本身更可爱、更温和、更富有情绪。那些有故事的色彩沉淀在心底,抚慰爽朗的清晨,也搅动多风的黄昏,驱散窒息的热浪,奏响愉快的声响……引领着每个看客走进夏天所赋予的温情……

愿我们都能像艺术家一样,尽情地感受这个外表性感内在天真的季节!


来源:艺术中国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全部评论(0)
在线咨询
18688122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