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登录 登录

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论画马,这位北宋画家做到了极致

2020-09-21 22:22:43| 发布者:zsdown520| 查看:67| 评论:0| 收藏

说起中国画里的马,很多人想到的会是徐悲鸿笔下那尽显恣意的奔马。但早在几百年前,北宋的李公麟就已凭画马享誉画坛,还收获了包括苏轼,黄庭坚,王诜在内的大批迷弟。而除了鞍马绘画,作为元祐文人圈的一员,李公麟在其他方面也颇具可圈可点之处。

满川花之死

满川花,不同于其他西域进贡给北宋的骏马,据说它的生命是随着李公麟在《五马图》中对它的辍笔而停止的。印象里,上次在绘画史中这么碰瓷的还是传说中那几条张增繇点完眼睛就跑的龙。但荒诞也好,事或巧合也罢,“画杀满川花”像“画龙点睛”一样成为“绘动物之妙”的代表性事件。不同的是,“画龙点睛”里剩下的几条龙是真的留在传说中,而满川花的神采却还可以在画卷里看到,还有珂罗版本可供选择哦。

(以下图片请横屏观看)

《五马图》(东京彩本)   北宋 李公麟   纸本设色 29.3X225厘米

以画马成名的李公麟,他的画马技能除了“满川花之死”的侧证,更有当时最具影响力的“社团”——以苏黄为首的元祐文人集团的盖章认证。无论是黄庭坚“龙眠作马晚更妙……一洗万古凡马空”的感叹式彩虹屁,还是苏轼“龙眠胸中有千驯,不惟画肉兼画骨”的总结式彩虹屁,这些文人士大夫一致的赞扬、推崇与李公麟出神入化的画马技巧的结合,造就了李公麟马图在当世就有市无价的盛况,而后世仿造临摹者更是不计其数,其影响可见一斑。

薛定谔集会

所谓雅集,指文人雅士吟咏诗词歌赋,议论学问著作,切磋技艺,以酒助兴的一种聚会。而在历朝历代的诸多文人集会里,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北宋元封元年的那场“西园雅集”。现在看来,虽然这场由王诜组织,众多文人雅士相聚于其别苑西园,期间李公麟绘制《西园雅集图》,米芾作《图记》记述绘画内容的雅集盛会,更像一场薛定谔集会。但却引得后世文人尽折腰,这其中与李公麟对理想性交游的展现也有很大关联。

为什么是一场薛定谔集会?因为直接证据的缺乏,一些问题目前在学术界还没有形成统一的结果。比如《西园雅集》的发生地—西园,是否真的存在?是否是取典于顾恺之所绘的《清夜游西园图》?毕竟作为最早以文会为题材的范本,《清夜游西园图》也是后世文人开展遐想与寄托的一方沃土。《西园雅集图》中所描绘的16人又是否真能同时雅集在京城王诜的别苑呢?

(以下图片请横屏观看)

《西园雅集图》 南宋马远(传)绢本浅设色 29.5×302.3厘米

但“西园雅集”无论是对天佑文人聚会的真实记录与反映,亦或是对文人间集会盛事的综合概括及艺术加工的产物,都不妨碍文人墨客对李公麟在《西园雅集图》中所描绘的,在“胜日”与诸位志同道合之友悠游于山石林水间,诗酒唱和,恣意人生的美好状态的向往与追求。他在《西园雅集图》展现的这种追求本心、怡情脱性、充满诗情画意的雅化生活形式,使文会图成为直接反映文人士夫精神状态与生活理想的范本。世事多烦忧,需要有一块远离俗世纷争的理想之地寄托情愫、本心,至于西园是否真的存在,存在哪里都不再重要。所以,即使《图记》中所描绘的李公麟的《西园雅集图》久己泯灭,仍不断有诸多文人墨客想从临、摹模本中窥探李公麟所绘盛况之一二。

迷弟小手册

作为“宋画第一人”的李公麟虽然有很多狂热粉丝,但他本人却是“王陶”的忠实迷弟。作为CP粉,他对王维和陶渊明的爱慕之心既受时代的熏陶又源于个性的吸引。

宋代文人政治和社会地位的空前高涨,与儒学里立民为国的家国情怀,激发着无数的文人志士投身仕途。但党派争斗也让仕途政治生活充满着不确定性,故吏中求隐成为当时文人士大夫阶层的折中选择。陶潜性情的高洁,陶诗的简淡自然以及“归去来兮”式的诉求所构成的陶氏隐逸思想无疑是当时的吸粉利器。而且对李公麟来说,陶渊明的理想诉求和现实体验之间所产生的复杂矛盾也与李公麟虽“立朝籍籍有声”却“未尝一日忘山林”有着相通之处。而对佛教、禅宗思想的深究理解,以及王维作为水墨山水画鼻祖在绘画所具有的如其诗般的“清且敦”与“得之以象外”也都对李公麟具有很强

《龙眠山庄图》(局部) 北宋李公麟(传)

作为迷弟,自然要紧跟偶像步伐。王维开水墨之变,李公麟则改吴风,创“白描”;王维信佛修禅,号“摩话居士”,李公麟也耽禅交袖子,自号“龙眠居士”;陶渊明弃彭泽令而归南山作《归园田居》,王摩诘事佛道而居惘川绘《辋川图》,李公麟就隐山林而建龙眠画《龙眠山庄图》。此外,除了为陶潜、王维作画像,在画作里展现对偶像的追随膜拜也是必不可少的。《龙眠山庄图》中除了中国式“图绘”的标准模式运用,鸟瞰式全景构图,以墨色绘制不著丹青,在山石树木的技法表现追求与对画面古拙意趣的塑造上,无不展现出对王维及《辋川图》的承袭与致意。而在《归去来兮图》里,李公麟更凭借自身的理解与感悟,在创作立意上,有别于前人主要表现陶渊明本人风姿及采菊东篱的场景,他更侧重于刻画“临清流而赋诗”的情节。这种改革,为其后“归去来兮”主题绘画的图像定型提供了很好的美学参考。除此之外,陶潜钟菊成痴、王维喜洁成癖,在癖好上龙眠也不甘落后。李公麟酷爱鉴藏,作为典型的研究型收藏家,他注重古器物的分类和定名研究,并用白描手法摹形成图,开创了学术型图谱之先河,古器物的鉴识和收藏成了另一个他痴迷的世界。

作为一位无论是在画史、文学史还是文玩史上都能留下足迹的名人雅士,上述的不过是李公麟在绘画、交游、鉴藏等方面的缩影。作为一位在当时就广富名声又能被历代传颂的北宋典型文人,他的身上必然还有更多有待发现的闪光之处。(作者:克雷阿雷)




来源:艺术中国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全部评论(0)
在线咨询
18688122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