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登录 登录

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艺术北京创始人董梦阳:与社会的关系是最重要的

2021-04-28 17:16:42| 发布者:zsdown520| 查看:51| 评论:0| 收藏

艺术北京创始人董梦阳

每年的五一假期,艺术北京都会在农展馆与大家如约相见。因为疫情,这个北京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博览会去年史无前例地按下了暂停键。今年的五一节,艺术北京将迎来它的第16届艺术博览会。

艺术北京的创始人董梦阳是中国艺术博览会最早的先行者之一,对30余年中国艺术市场历程有着真切的体会。疫情之后,艺术北京重新亮相,似乎也昭示着新的开始。我们采访了艺术北京创始人董梦阳,听他聊对艺术北京的发展历程、中国艺术博览会的发展以及疫情对中国艺术市场影响的看法。

2021艺术北京特别项目:忻东旺回顾展  忻东旺 I 白菜 I 布面油画 I 60×50cm I 2011年

艺术市场应该是一个更广阔的市场

艺术中国:如果把艺术北京比作一个孩子,经过16年的历程,他即将从少年成长为青年,您怎么看过来的路?

董梦阳:坦率得讲,16年在中国好像是一件挺长的事情了,但我自己还是觉得懵懵懂懂的,有些东西到今天我可能才刚明白一点。这16年,我也从一个年轻人变成一个中年人,有更年轻的人加入团队来做的更有生气,如果说这16年我们有积一些认知与感悟的话,就是我们知道了应该去怎么做,如何去走未来的路。

艺术中国:现在回想您做第一届艺术博览会,今天与当时相比社会环境有哪些变化?

董梦阳:那是本质的变化了,差距太大了。我从1993年在广州开始做博览会,到现在快30年了。我们当时做的是艺术家的博览会,还不是现在的画廊博览会,商业环境等方面没法跟今天比。但是即便是今天,我也觉得我们和真正发达西方国家的艺术市场,还不是一个土壤,我们应该做自己的事情。我们以前认为自己很落后,30年后已经有所改变,升级了,在向一个更先进的模式靠拢,但是所谓先进,也并不是说未来中国的博览完全会走到西方博览会的样子。

2021艺术北京特别项目:达明安·赫斯特 达明安·赫斯特 I 优雅 I 纸本裱复合铝板,Diasec专利装裱工艺 I 100x100cm I 2019  有签名50版+10AP

艺术中国:去年艺术北京因为疫情暂停了一届,在过去的近两年的时间里,您在思考些什么?

董梦阳:我在想未来我们该怎么走。疫情让所有的事情放慢下来,甚至停下来。让我们有时间思考,有时候发现思考是多么重要。因为我们以前跑的太快了,就像高速路一样,为什么要限速呢?是让你有思考和处理问题的时间,否则遇到危险,都来不及处理。

我们做画廊博览会,画廊的存量是有限的,增量更有限,我们怎么把它做大做强?在中国有全球最多的艺术家资源,也有全球最大的艺术市场的可能性,怎么把它们对接?有时候我在想最朴素的,甚至是最常识的事情,就是社会需要什么?我们怎么去提供?我们不能只指望一个小圈子,它应该是一个更大的甚至包括农村的一个市场,农村一样需要文化和艺术,我们怎么去服务?其实生意就是你提供了服务,人家给你报酬,如果我们没有服务到,这是我们的问题。作为从业者来说,我今天在想这些事,而不是想今天做个像谁的博览会,如何和国际去接轨,这些事情可能是以前我想的,但现在我在想如何服务这里的人们。

2021艺术北京参展作品 尚扬 I 坏山水No.3(局部)I 布面综合材料 I 168x777cm I 2018 I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贵”是阻碍艺术品市场发展的重要因素

艺术中国:今年艺术北京重新亮相,有哪些变化来体现您的这些想法?

董梦阳:当然我们现在面临的是紧接着的“五一”的展览,这是疫情以后我们第一次亮相,也是第一次行业整体亮相,大家希望能够看看彼此的面貌。同时我也想看看在疫情之后的一个新时期,大家是否对艺术市场的很多东西有了一些新的变化,包括价格的调整等,因为我觉得以前阻碍艺术品市场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贵,人们对文化艺术的需求是与日与年俱增的,但是我觉得不能意味着我们的画价也是与日与年俱增。它应该是要先经过时间的检验以后再增长,而不是一出来都是那么贵,这样大家很难接受。

以前那个非常繁荣的艺术市场,我觉得更像一个艺术品的金融市场。跟很多行业是一样的,房子都是大家拿来炒了,而不是真正用于它自己的一个最本质的功能。这件事我觉得有点舍本逐末了,我们还要回到它的本源。人们能够接受,愿意去欣赏,愿意去在这个过程中提高教育。在这个过程中,大家逐渐的对艺术有了一种依赖和向往,我觉得这样市场才会真正的良性起来。

艺术中国:您觉得艺术品贵有哪几个原因?

董梦阳:如果让我回想起来是两方面的问题,中国经历了那么一个经济的快速的增长和爆发阶段,当钱来的有点快的时候,因为没有相应的艺术教育,大家就乱花,造成了一个错误的信号:艺术品可以这么快的增值,一年就可以增200%或者更高,很多资本就进来,但是大家对艺术的本质并没有真正的认知。你的价格涨,我也长,大家彼此开始推波助澜,成为这么一个现在的状况。这件事造成了很多的乱定价的问题,乱定价,也有乱买的,催生了一个个真的假象。

我们的社会其实有一点没有办法和发达国家相提并论的,就是我们在艺术教育方面的工作没有做好。西方是先有了美术馆,才有了艺术商业。美术馆是艺术标准的建立者,就像有了药品监管单位,才能够卖药一样。如果没有这么一个标准,就产生了市场的时候,产生的后果可能对社会是有危害的。药是有可能害死人的,文化艺术没有这么立竿见影,但长此以往它也会危害社会和市场。我们不能跨越我们少走的这一段路,当然这些年大家也都在进步,但这是一个长期的日积月累的事情,甚至是一代又一代的事情。

2021艺术北京参展作品 许宏翔 I 看风景 I 布面油彩、丙烯 I 200×160cm I 2020 I 艺·凯旋画廊

艺术中国:从今年的艺术北京里内容还是能看出一些信息,您刚刚提到的很多想法在内容上正在逐步的显现。

董梦阳:我们今天面对着全球最有潜力的市场,为什么不去努力先把自己身边的事情去做一做,而去想着维护几个国外藏家?全世界都希望在中国做生意,我们再那样做是有点舍本逐末的。我们了解中国,对这块土地有情感,我们更应该能做好。

有时你会发现商业是最好的一个教育途径。今年有很多关于浮世绘的展览都很火,其实浮世绘就是个包装纸,它们包着瓷器到了欧洲,它就影响了梵高等印象派那么多艺术家,但是没有谁想到这些和我们的桃花坞年画的关系。从桃花坞到浮世绘到梵高,其实梵高和桃花坞的农民是有关系的。

艺术中国:商业很重要的一点是它真正的进入了人们的生活,往往大家提到艺术会觉得高不可及,但商业会让大家更真实的去接触它。

董梦阳:我们怎么认识齐白石、徐悲鸿?就是因为小时候暖瓶上有匹马,杯子、盘子上有只虾,这样才知道是齐白石、徐悲鸿是好的画家,是有名的画家。今天我们长大了,慢慢地对他们有了更多的的认知。当然他们真的屹立不倒,真得失我们的国宝。

2021艺术北京参展作品 贝尔纳·布菲 I 圣莫代福塞的圣尼古拉斯教堂 I 纸上水彩 I 49x64cm I 1976 I 西堤欧洲古董家具

国际化应该是操作流程的国际化

艺术中国:今年受疫情影响,有很多的国际画廊和藏家过来是不方便的,您觉得这对博览会的影响大吗?

董梦阳:我很早就认为国际化不是说来了多少个国外的画廊和多少件国外的艺术品,对于我们中国的博览会来说,国际化是学习它的操作,这件事可能对我们更有意义。在西方近现代的过程中,在科学技术和服务方面有一种文明的先进性,这一点不可否认,我们应该如何去借鉴学习起来。很多国内成功的一些国外品牌的商场,其实它操作的流程是国外的经验,是更先进、更合理、更人性的,但它的内容是卖咱们需要的,他们之所以成功也是在于此,我想这是我们可以学习的。

2021年艺术北京推出“表情包”特别项目

艺术中国:从去年疫情开始,包括画廊也好,博览会也好,大家都在探讨线上,有很多尝试,您怎么看?

董梦阳:因为我从根本的角度讲,艺术品这件事有它特殊的属性,它与人的关系,像我们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一样的,是需要见面的,它需要情感的支持,需要温度的传播,最后产生一种真正的交流和接纳。这件事完全通过互联网去传播,很难达到一种真正的感动和冲动。

不管互联网,包括AI未来如何发展,我想有些人类很多原始的东西可能难以替代。未来互联网怎么去和我们形成好一个配合?我们以前用印画册等原始手段,传播力还是很小,但是互联网的传播力是原来的很多倍,我们要利用互联网告诉用户我们在哪里,艺术品在哪里,大家可以腾出时间去跟艺术去约会、见面。我想这是未来我认可的一个方式,我们通过互联网省出的时间去做那些我们没办法通过互联网做的事情。

与整体社会发生好的关系才是真好

艺术中国:您觉得艺术北京自己的特点应该是什么?

董梦阳:巴塞尔很成功,至今依然很好,但是跟我们的关系有多大呢?这是我们要重新思考的问题。我们是要未来是要做成它还是更像它?我想这不应该是我们最终的目标。我们做了这么多年,疫情也带给我们思考的时间,我在反复思考,我们艺术的方和标准到底是什么?

我们后来发现所有事物之所为美或者成功的标准,其实坦率讲是一个关系问题,是它跟这个社会是否产生了一个和谐的关系。比如颜色,是哪个好看吗?不对,是谁和谁搭配在一起好看,人和人之间也是,并无绝对的好坏,关系和谐才是好。巴塞尔的成功,是它和所在的社会产生了和谐的关系。我们如何做一个跟我们的社会发生更和谐关系的事情,才是一个真正成功的事情,而不是简单地像谁就成功了,这是我在当下年龄更多思考的问题,而不是它是不是土,它是不是落后,它是不是像谁……哪个都不是标准,如何跟我们的社会结合的更紧密,我认为才是最重要的。比如说大裤衩,我觉得建筑本身没有问题,是当初和我们周边的环境产生了不和谐而产生的问题,我认为把它放在中东迪拜可能就和谐了。所以说我们在努力在思考所做的事情和社会是不是能发生好的关系,我觉得这是未来努力探索的方向。

2021艺术北京参展作品 藤田嗣治 I 玫瑰少女 I 水彩于纸上 I 35x23cm I 1959 I M+citegalleries

艺术中国:您一直在市场的一线,结合这几年中国经济的发展,您觉得中国的藏家群体在发生哪些变化?比如说年龄段,购买作品的价格区间等方面。

董梦阳:从年龄段上说,肯定更多的年轻人出现了。曾经出现的那一波群体是想通过艺术品来挣钱,现在进来的更多的人是需要买到一个好的、我喜爱的艺术品。没有人去否认艺术品未来可以挣钱,但是没有那么操之过急了。不像之前那样,春拍秋拍一倒手就要就完成了一个升值的过程。艺术品没有这个规律的,这么快就增值,那是完全是靠炒作。现在的年轻人更多地是发自内心,凭借他的喜爱和对未来的判断来做,而不是简单地人云亦云,这件事还是有进步的。

当然审美是跟教育有关系的,别以为很多人从西方回来就全部接轨了,我们还应该去走老路。我希望年轻人去接触古典音乐,古典艺术,这些人类的审美修养在那里是有充分的体现的,这是基础。西方的美术史,是一张画一张画过来的,从巴比松画派到早期的印象派,印象派的出现,到后印象派……才变到今天。我们不要希望跳跃,我们应该诚实地面对这么一个不可逾越的道路,我们去走,才能发展好我们今天的当代艺术。年轻人一样的,不要想去跨过一个东西,这件事并不诚实。如果你真的今天掌握了最先进的技术手段,就能拍出奥斯卡,我觉得也不可能。它真的是一个全方位的事情,我们诚实起来,谦虚起来,我们努力起来就好了。

2021艺术北京特别项目:中国水彩 李晓林 I 塔吉克新娘江伯给木 I 纸本水彩 I 76x57cm I 2019 I 中国水彩

通过努力一切会向好的方向发展

艺术中国:您更关心的其实是我们大众这个层面,您觉得16年来发生了哪些变化?

董梦阳:其实我们起初卖20块钱的门票是为了有一个门槛,到今天我们卖到100多块钱的时候,它已经变成收入了,你想这种变化有多大?人们开始觉得这是节日里我需要带着孩子去的地方,这些都已经和我们当年不一样了。我想这是社会的进步,我们也相信这只是刚刚开始,我们面对一个真正14亿人口的市场的时候,你想想它的基数之大,其中的一小部分就是一个很大的量。我们怎么去服务他们?怎么去把他们用我们的专业,我们的诚实去来引领他们,我觉得这件事得很有意义。

艺术中国:您觉得这两年的疫情对中国的艺术品市场会有哪些影响?

董梦阳:我想会的。我希望在这么一个疫情之后,以前挣钱的人觉得钱没有那么容易地再来到,我们希望真的去一天天诚实地去挣钱,艺术的各行各业、各个环节我觉得都应该变得专业诚实起来,这件事我想都会好起来了。因为教育在进步,我们不管哪个环节都要认真,都要有匠人精神去做好自己每一个环节的事情。可能也会有些更多的新人进场,新的行家,新的艺术家每年都在成长,我们要用真正有认知的眼光去发现、培养他们。我想都会有很多微妙的变化。

2021艺术北京参展作品 朱德群 I 绿荫之梦 I 布面油画 I 92x72cm I 1990 I 恒邦艺术中心

艺术中国:近几年在北京的艺术市场除了艺术北京之外,也陆续有很多其它博览会进入,您怎么看这种现象呢?

董梦阳:我想就像一个城市里,有那么多的商场,都能去做生意,只是我希望每个商场的定位稍微有所不同,这都是对社会和市场的贡献。因为我早所以经历的事多,我就会想我们今天应该真正的做一个什么样的事情,而不是简单的为了面子问题,为了和谁去并购、卖给谁的问题或者买谁的问题。我希望与时俱进跟社会的发展能够结合地更紧点,让我去成长和壮大,而不是只是做出一个空中楼阁来让别人去看。有几个人说好与不好,好像都不重要,我已经不在乎这些事情。我真地觉得他们做得也蛮好,他们有他们的理念。我想大家都做的不一样是最好,都在有形和无形中都推动了市场,推动了人们对艺术的关注,所以都是好事情。

艺术中国:如果让您给观众推荐一下今年艺术北京的话,你会想到哪些方面?

董梦阳:因为我们的团队都是院校毕业的,可能我们都会在这个方面有些情节,更关注一些学院派的东西。我认为这些有技术含量的东西应该在市场放慢的时候更多地呈现出来,时候有些人被艺术市场忽略掉了。但是我也不想侧重于谁,只是我希望我的博览会丰富起来,古典的、现代的、当代的……都有一些呈现,喜欢是仁者见仁的事情。但是我希望我们选择的每一个机构和艺术家还是专业的,是有品质的,是我们筛选过的,而不是说有钱就来的一些人。

2021艺术北京专题展“中国潮”海报

艺术中国:对今年的“中国潮”单元您是怎么看的呢?

董梦阳:我认为这是个好的方向,就是我们也有艺术潮流的青年,他们没有忘记了传统,他们跟中国的传统产生了一种“潮”的关系,我觉得这件事蛮能体现文化自信的。我们用感觉这些艺术家的手段更国际化,但是它内容其实是和我们的文化有关系的。我觉得叫它“中国潮”,他们的视野更国际化,没有那么僵化,真的是用用最现代的语言来表现中国的传统文化,我觉得这件事是一个自信的东西。

我觉得现在这帮年轻人很厉害,我们那会儿要不就是模仿西方,要不就是一味的传统,他们今天用更现代的语言,更国际的视野去来表达一个对文化喜爱和自信,这件事就已经很让我觉得了不起了,国家的自信就在这里头体现。我也期待着展览开幕,跟他们见面的那一天。(访谈/整理 许柏成)


来源:艺术中国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全部评论(0)
在线咨询
18688122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