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登录 登录

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从琉璃厂的少掌柜到抢救国宝的鉴定家:苏庚春的书画鉴定之路

2021-06-08 20:43:04| 发布者:zsdown520| 查看:84| 评论:0| 收藏

《苏庚春讲书画鉴定》

苏庚春讲书画鉴定

苏庚春著 朱万章编

本书为“鉴真馆”系列丛书之一,是中国书画文物鉴定大家苏庚春先生集毕生书画鉴定经验之作,由其学生、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朱万章先生跟随学习书画鉴定多年辑录编排而成。本书收录了苏庚春论述古代至近现代中国有影响力的书画作品及书画鉴定随笔、论文二十余篇。文章内容涉及广泛,不仅剖析了不同时代风格、代表性画家的用笔和用墨特点,同时还涵盖了署款、题跋、印鉴等鉴定知识,均为苏庚春鉴定学问之精华。本书不仅是了解中国古代以来书坛画苑的珍贵材料,也是学习书画鉴定的必备资料。

2000年8月22日,苏庚春(左)、朱万章(右)在北京徐邦达(中)寓所

苏庚春(1924—2001),字更淳,号春雨楼主,河北深县人,出生于北京的古玩世家。古书画鉴定家、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师承夏山楼主韩慎先。早年在北京琉璃厂经营古玩字画行——贞古斋。1956 年公私合营以后,任北京宝古斋书画门市部主任。1961 年调至广东省工作,先后供职于广东省博物馆和广东省文物鉴定站,擅长明清书画鉴定与研究,著有《苏庚春中国画史记略》《犁春居鉴稿》《明清书画鉴定家选》等。

朱万章,1968 年生,四川眉山人,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馆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委员,从事明清以来书画鉴藏与研究,著有《书画鉴考与美术史研究》《销夏与清玩:以书画鉴藏史为中心》《书画鉴真与辨伪》《鉴画积微录》《明清书画谈丛》《过眼与印记:宋元以来书画鉴藏考》《画外乾坤:明清以来书画鉴藏琐记》等。

苏庚春的学术历程及鉴定成就

朱万章

苏庚春(1924—2001)是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著名书画鉴定家。字更淳,河北深县人,1924年12月出生于北京的古玩世家,自小秉承家学,又博闻强识,从父亲苏永乾先生在北京琉璃厂经营字画古董行—贞古斋。后又师承夏山楼主韩德寿先生,年纪轻轻便练就了一双鉴别书画的慧眼,当时与刘九庵、王大山、李孟东并誉为“琉璃厂书画鉴定四大家”。郭沫若先生曾赞赏其“年少眼明,后起之秀”。1956年公私合营以后,苏庚春先生任北京宝古斋书画门市部主任等职。1961年,他应广东省副省长魏今非的邀请,调到广东省工作,从此广东书画文物的鉴赏水平为之焕然一新。

苏庚春先生以其高深的学养和独特的鉴赏能力,为博物馆、图书馆、美术馆、海关等国家机构鉴定或征集文物达数十万件,保护和挽救了祖国珍贵的文化遗产;他所培养的书画鉴定人才已成为广东文物鉴定界的栋梁。笔者自1992年7月起进入先生曾供职的广东省博物馆从事书画鉴藏工作,有幸忝列门墙,跟随学习书画鉴定近十年,其中于先生之事耳濡目染既多,现择其要者略述其学术历程及鉴定成就,以纪教泽。

一、关于苏庚春的师承

苏庚春在书画鉴定方面最早的老师应是他的父亲苏永乾。苏永乾(1888—1963),字惕夫、惕甫,河北深县人。早年进京,在北京琉璃厂韫珍斋跟随李克甫当学徒。李有三个鉴定字画眼力都不错的弟子(另两人是冯伯勋、董兰池),数苏永乾的眼力最好。民国八年(1919),苏永乾在琉璃厂开了一个叫“贞古斋”的书画店铺,以鉴定书画和经营书画文玩出名。据陈重远《鉴赏述往事》记载,苏永乾“有几十年的鉴定经验,很受收藏家和近代书画家的赞赏,同行人也佩服”。启功(1912—2005)在回忆录中就谈到,他常去贞古斋看画,并得苏永乾指授书画鉴定的秘诀。启功对早年随苏永乾学习字画鉴定的这段经历一直铭刻在心,直到晚年,他还保存着从贞古斋花四元钱买来的清代雍正年间朱琳所画的《黑鸟老等》。启功先生认为这是对苏永乾先生的最好纪念。苏庚春跟随父亲经营贞古斋,当时有“少掌柜”之称。这种边经营边学鉴定的实践,苏庚春的书画鉴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此外,据苏庚春先生自己所说,他在书画鉴定方面的另一重要老师是韩慎先。韩慎先(1897—1962),近代中国著名收藏家和书画鉴定家,字德寿,北京人,久居天津。据说他曾先后收藏到元代王蒙的《夏山高隐图》和清初王翚的临本《夏山高隐图》(两画现均藏故宫博物院),因而以“夏山楼”名其斋号,并自号夏山楼主。其祖父韩麟阁曾为清吏部官吏。他也是1949年以来我国早期的书画鉴定权威之一,与张珩、谢稚柳等同为首批书画鉴定小组成员,曾供职于天津艺术博物馆,任副馆长。

学习鉴定字画,韩慎先告诉苏先生说,第一要有好记忆力,如没有好的记忆力,那一定学不会,这是个根本,沾事则忘,那就学不了鉴定。第二要熟悉中国历史,同时也要熟悉历代有名的书画家,这是学习书画鉴定所必需的基本知识。一个对美术史一无所知的人是无从谈书画鉴定的。第三要真假好坏都得看,有比较才有鉴别,这是学习书画鉴定所必须的外在条件。古往今来,大凡具有鉴定法眼者,大多过眼书画无数,从而练就慧眼。对于韩慎先所提出的三个要求,苏庚春都已具备。

二、独具慧眼,抢救国宝

谁也不能准确统计,也无法说出苏庚春于20世纪60年代初南下广东后,究竟为广东的博物馆、美术馆及其他文物机构征集了多少书画藏品,为国家抢救了多少重要书画文物。但一提起苏先生的名字,广东的文博界几乎无人不知,大凡广东的博物馆、美术馆中有书画收藏者,几乎都有过苏先生参与鉴定或征集的记录。

苏庚春为博物馆征集书画一般有以下特点:一是美术史上开宗立派的名家作品;二是广东地区书画家作品;三是作品本身虽非名家之作,但具有重要的学术研究或参考价值。正是因为这样的理念,为广东省博物馆征集了数千件馆藏书画,使广东省博物馆的书画收藏一方面成为中国书画收藏的大馆,另一方面,着力收藏广东书画名家(尤其是岭南画派作品),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据不完全统计,经他手鉴定、征集和抢救的书画文物有数万件,尤其是广东省博物馆——就笔者目力所及,自60年代初至80年代中期苏先生退休,他为博物馆所征集的书画就有三千多件。无论从数量上还是质量上,广东省博物馆的书画收藏,在全国省级博物馆中,均可名列前茅。

在博物馆的书画账本、卡片、包首、布套甚至木柜上,到处都能见到苏先生的手迹,这些手迹包括一些鉴定意见、征集经过、题签等,字字珠玑,饱含了他对所鉴定、征集书画所倾注的数十年的感情。这里特别要提的是,他为国家所抢救的两件国宝级书画—明代陈录的《推蓬春意图》和边景昭的《雪梅双鹤图》。

抢救国宝《雪梅双鹤图》之事,颇具传奇色彩。1982年,广州的某书店从北方征集了一批古旧书籍和字画,邀请苏先生去鉴定。当苏先生对每件书画和古籍逐一鉴定完后,没有发现多少可圈可点的宝贝。在临走时,突然对放在箱子底层的一张并不起眼、颜色黯淡、发黄的旧绢产生了浓厚兴趣,觉得应该是一幅非常古老的旧绢。后来他将此绢带回博物馆,将绢上尘封的污迹小心翼翼地拭去,发现是一幅画有白鹤与梅花的古画,近而再摩挲,用放大镜审视,发现在画的右上角有一炷香题识:“待昭边景昭写雪梅双鹤图”。苏先生一看,异常兴奋,因为画的风格与边景昭完全一致,而且又有边景昭自己的题识,当为边景昭真品无疑。苏先生以1500元的价格从书店为博物馆购得此画,并送往北京的古画装裱师修复,后来在题款下又发现了“边氏文进”和“移情动植”两方印,更进一步肯定了他的判断。20世纪80年代后期,启功、徐邦达、刘九庵、谢稚柳、杨仁恺等中国古代书画鉴定小组的专家们巡回鉴定到广东省博物馆,看了边景昭的这幅《雪梅双鹤图》后,均允称精品,并将其定为国家一级文物。据鉴定小组编辑的《中国古代书画图目》记载,边景昭传世的画作极为少见,仅有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双鹤图》《竹鹤双清图》(合作)两件、上海博物馆收藏的《杏竹春禽图》《花竹聚禽图》和《秋塘鹡鸰图》三件以及广东省博物馆收藏的这件作品,共计六件。广东省博物馆所藏的此件作品纵156厘米、横91厘米,堪称鸿篇巨制,乃其传世画迹中之珍品。此画所幸有赖苏先生慧眼识宝,使其能回归美术史正途,受到学界的关注。在这批从北方征集的书画中,尚有戴进的《二仙图》。

正是因为苏先生这种独到的鉴定实力与高瞻远瞩的眼界,使得僻居岭海一角的广东省博物馆能成为继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南京博物院、辽宁省博物馆、天津博物馆之后的中国书画收藏大馆,尤其明清以来的书画作品,无论质量还是数量,均可在省级博物馆中位居前列。

三、“鉴伪易,鉴真难”

书画鉴定是一门高深且兼具实用性和学术性的学问,没有一定的书画阅历和文史、艺术等方面的知识是远远不行的。在现代的文物鉴定中,书画鉴定是唯一一种不能用科技手段替代的文物鉴定门类,在以后相当长时间内,仍然需要人们的经验来进行判断。既然主要取决于经验,因此难免会受到很多主观因素的制约,使书画鉴定自然成为所有文物鉴定中最难的一门学问。

在苏庚春先生看来,书画鉴定中,最难的莫过于“鉴真”而不是所谓的“鉴伪”。所谓的鉴伪,相信很多鉴定界人士都有过这样的经历:经常看到某某“鉴定家”动辄将东西看假,有时即使是真的作品,但略有瑕疵,也会被判以伪作或存疑。这样会白白地错失征集佳作的良机。但这还不是最坏的。如果这样的人供职于把手国门的文物监管、鉴定部门,那国家可能会因此流失珍贵的文物,造成不必要的损失,后果就相当严重了。若发现此类鉴定“失误”,真正追究起来,他可以说是自己眼力较严,两手一甩,毫不干事,人们也会因为他的“把关严”而理解、原谅他。在苏庚春先生看来,这是一种极不负责任的行为,最多也就是鉴定书画的初级阶段。所谓“鉴真”,是在别人“鉴伪”中被打入另册的“伪作”或不留意的作品中发现“仙丹”,去伪存真,去粗取精。大家所熟知的启功、徐邦达、刘九庵、谢稚柳、杨仁恺、傅熹年等著名书画鉴定专家都有这个本事,苏庚春也不例外。上述《推蓬春意图》和《雪梅双鹤图》的发现与抢救就是典型的例子。

苏庚春先生经常在一些画廊、文物店、拍卖行或收藏家手中,不断地发现一些不被人看好、打入冷宫但实际上是真品、精品的书画,为博物馆收购回来,充实了馆藏。在广东省博物馆的书画库中,这类作品比比皆是。有的已被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的专家们定为一级或二、三级文物,绝大多数被选入权威的《中国古代书画图目》《中国美术全集》和《中国绘画全集》中,成为研究中国美术史的重要实物。

以上文字节选自《苏庚春讲书画鉴定》

书影

购买请扫描上方二维码

两种特别版本

签名本(限量30本)

毛边本(限量30本)




来源:艺术中国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全部评论(0)
在线咨询
18688122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