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登录 登录

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绘世纪风云,触时代心跳——中国素描讲述“中国故事”

2020-11-25 16:13:12| 发布者:zsdown520| 查看:84| 评论:0| 收藏

展览现场

接触过专业绘画的人,对素描应该都不陌生。它被称为“绘画的骨骼”,在文艺复兴时代诞生后,这项入门基本功便被一代一代的绘画者学习与磨炼,奠定了其在绘画史中特殊的艺术意义。在中国现当代美术历程中,素描同样占据着极其重要的地位——自19世纪末以来,中国艺术家们负笈西学的旅程,大多都由此开始。

开幕于11月19日的新展,“中国素描——现当代著名美术家作品邀请展”(第一回),便是这段百年旅程的一次翔实纪录。本次展览由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荟萃了120余位现当代中国艺术家创作的280余件素描作品,其中既有徐悲鸿、潘玉良、刘海粟、常书鸿、蒋兆和、吴作人、艾中信、吴冠中、石鲁、黄胄、顾生岳、方增先、刘文西、周思聪等已故美术大家之作,又有戴泽、詹建俊、靳尚谊等当代著名艺术家,其中多数作品属首次展出,是迄今为止国内首次对20世纪20年代至今中国素描艺术的系统回溯。

展厅内部

还有什么比素描更具有如此朴素感人的力量?以纯色线条作为表达主要形式,它不加矫饰,不求繁复,极简至纯。不同历史时期的素描作品,均与时代息息相连。按照近现代中国素描艺术发展的各个阶段,展览划分为中西一冶、关怀现实、兼收并蓄、民族意韵、多元共存五个单元。时间节点上则分别对应20世纪初期,20世纪三四十年代,新中国成立后,20世纪六七十年代和改革开放以来五个阶段。

素描的单纯造就了其广阔的可能性,去展现艺术与时代的息息相融,呈现思想与创造,技法与心灵双重层面上完整的变迁历程。除却历史性的呈现,艺术思考的流变也在展览中呈现出来——西方艺术的中国化,历来都是近代以来中国艺术家探索的重点命题。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刘万鸣说:“何为中国素描?不是单纯的‘中国人画的素描’”,而是具有中国精神,具有中国风格的素描。”

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刘万鸣接受采访

20世纪早期徐悲鸿、吴作人、潘玉良等胸怀复兴中国美术理想,远赴欧洲,系统学习西方绘画观念与技法,奠定了中国现代美术的坚实基础;

徐悲鸿,《男人体》,1924年

吴作人, 《男人体》, 1930年

潘玉良, 《仰卧人体》, 20世纪30-40年代

面对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日益加剧的民族危机,一批革命现实主义画家擎起画笔,以写实主义创作手法记录时代风云;

《边区老大爷》,王式廓, 1942年

冯法祀,《捉虱子——素描创作稿》, 1948年

石鲁,《扛枪的男民兵》, 20世纪40年代

新中国成立后,在“双百”方针与“二为”方向的指导下,艺术家们践行着艺术为人民服务的使命,吸收苏联美术观念与造型方式,创作了大量优秀的写实主义美术作品。

林岗, 《侧面》, 1956年

伍必端, 《婆媳之间》, 1957年

詹建俊,《老大娘》, 1975年

在这些艺术家的笔下,熔铸于作品的家国情怀可见一斑,在博采众长的基础上,开辟了中国艺术发展的新境界。但向更深的历史探去,会发现中国素描历来便有自己的传统——从原始社会的彩陶纹饰、墓葬帛画和画像石砖,到众多的明清版画插图和绣像,这些艺术呈现无一不将重心放在造型与线条之上,艺术风格洗练古朴而明快生动。对于这种现象,刘万鸣认为,虽然绘画语言和绘画工具不同,但是这两种艺术表达的本质具有一致性。他说:“素描并不是我们想象的西式的,而是整个人类的。素描就是一种以单色来呈现的物象,是一种精神。”

20世纪六七十年代,造型教学与中国传统美术进一步紧密结合,形成了独特的素描教育理念,中国素描作品中的民族特色日益凸显;

顾生岳,《姑娘在想什么》, 1978年

潘公凯, 《素描男人体》, 1979年

罗中立, 《父亲——素描手稿》, 1980年

而改革开放以来,素描领域的探索走向多元,观念、媒介、形式等方面皆有创新。在开展多元教学、完善中国特色美术教育教学方法的同时,强调以笔墨叙事反映社会历史变革,彰显时代改革精神。

赵建成, 《大凉山山民》, 2019年

史国良, 《吹芦笙》, 2013年

徐里,《船老大》, 1982年

西方素描中对体、面、光描绘技法的严谨性和科学性,与中国绘画注重神韵风骨的哲学性、思想性相结合,成就了“中国素描”的当代性呈现。在本次展览中,展品中不止包括铅笔和钢笔绘制的作品,也包括用毛笔绘制的单色写生和线描作品。以全新视角回眸传统,拓宽了“素描”概念的边界,也让“中国素描”的样貌,更加明确、丰富和鲜活。

黄胄,《驯牛》, 1982年

刘万鸣说,展览的最终意义在于引发人们,尤其是当下青年学子的思考:“让他们理解作为艺术家如何对待外来文化,如何融合外来文化,如何借鉴前辈艺术家给我们做出的榜样。”当下青年艺术家面临的来自全球化的挑战和机遇,绝不比他们的先辈少。

展厅一景

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素描的成长故事,同样能够为探索艺术创作、美术教育的未来发展方向提供借鉴与启迪。刘万鸣馆长透露,“这只是中国素描(展览)的第一回,我们还要举办第二回,第三回。”继承中国传统、扎根中国现实,我们可以想见,中国素描讲述的中国故事,远远没有完结。(文/程彦彬)


来源:艺术中国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全部评论(0)
在线咨询
18688122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