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登录 登录

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第二巴黎画派——“二战”后从世界各地涌向巴黎的非流派艺术家们

2021-01-23 18:44:52| 发布者:zsdown520| 查看:35| 评论:0| 收藏

巴黎是现代艺术的摇篮,19世纪后期至20世纪前期一个个惊心动魄的艺术运动都在巴黎诞生。印象主义、野兽主义、立体主义、超现实主义都是以巴黎为起源地,甚至意大利的未来主义、德国的表现主义、俄国的构成主义和荷兰的风格派艺术运动也无不以巴黎为出发点。

除上述艺术流派外,巴黎画坛上还有一部分不参与任何流派的艺术家们。他们虽然力量相对薄弱,左右不了画坛的发展,但是却都能够顽强地保持自己的艺术风格和个性,对20世纪艺术世界的繁荣产生重要的贡献,有人以“巴黎画派”的来概括这些画家,这个所谓的派别在20世纪20至30年代到达顶峰。

然而“二战”爆发,整个世界经过重新洗牌,至1945年后,巴黎迎来了一段艺术复兴时期,涌现出一批组织松散的非表象派画家,抗衡纽约画派及美国抽象表现主义。巴黎再度成为全球文化中心,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画家,进而重塑了这座城市的标志性艺术景观,多位卓尔不凡且风格迥异的画家承袭了“巴黎画派”的精神,组建里第二巴黎画派,并在1944年8月巴黎解放后渐露锋芒。

展览现场

近日,在香港维尔潘画廊(VILLEPIN)举办的《来苏之望-新巴黎画派 》聚焦于二战后蜚声国际的第二巴黎画派,展出其领军人物的重要作品。画展精心挑选展出维克 多·布牢纳、尼古拉·德·斯塔埃尔、让 ·杜布菲、让·弗特里埃、汉斯·哈同、拉迪斯拉斯·基依诺、乔治·马修、让-保罗·里奥佩尔、塞尔日·波利雅科夫、彼埃·苏拉吉以及赵无极等名家在1940年代至2000年代期间完成的作品,其中,赵无极正是该艺廊于3月举行揭幕展的主题。 

展览旨于讲述每一位艺术家的故事、了解他们之间的深厚关系;探索他们的相同经历和共同面对的挑战究竟如何影响他们的思考、生活及创作模式,乃至对绘画的追求,以及如何看待表象对抽象这一核心议题。 

首先,第二巴黎画派在创作上的共同点体现为追求自由的创作态度。战后重燃的巴黎艺术圈,更加注重视觉语言的自由果敢,在画布上则以速度、运动和冲击来表达。以乔治·马修(Georges Mathieu,1921-2012)的画作为例, 画面右侧猩红色的视觉刺激像刺进画布一样充满暴力,而左侧白色部分留有古典主义圆融浑厚的风格韵味,二者在颜色和形状的鲜明对比下呈现出如题般无声的控诉。

 

波哥大儿童对死亡突击队的无声控诉乔治·马修, Georges Mathieu,1989年 帆布油画,342 x 152厘米,维尔潘画廊(Villepin)画廊所有

其次,对光线的操纵成为第二巴黎画派关注的重点。

维尔潘画廊收藏的赵无极1963年的作品《05.06.63》中,艺术家对于光线的操纵在有限的媒介中达到了一种抽象禅融的境界,乍看抽象,细品时发现通过光线的运用构筑起一种似是自然现象的绘画图景。

尼古拉斯·德·斯塔埃尔(Nicolas de Stael,1914-1955年),俄裔法国画家在维尔潘画廊(VILLEPIN)出展的作品“Pot a raies“,展现了他用调色刀涂抹浓厚色彩块的精湛技术,以及高超的颜色混搭技巧,从而制造了⼀种明亮、和谐的光之感。他认为抽象画无需抛弃物体自然形态,对光、色彩、空间都有很多探索。

尼古拉·德·斯塔埃尔 Nicholas de Stael,  Pot a raies,  1953年, 帆布油画, 130 x 89 厘米,维尔潘画廊(Villepin)所有

赵无极 Zao Wou-Ki, 05.06.63 1963年, 帆布油画, 130 x 90厘米,维尔潘画廊(Villepin)所有

最后,通过线条、色块、笔触、结构重新构建起的画面创造出了崭新的视觉语言。用调色刀涂抹浓厚色彩块的精湛技术,以及高超的颜色混搭技巧,从而制造了一种明亮、和谐的光之感。他认为抽象画无需抛弃物体自然形态,对光、色彩、空间都有很多探索。

1952年12月 3日 皮埃尔·苏拉热 Pierre Soulages,1952年,130x162厘米,维尔潘画廊(Villepin)所有

以黑画(BlackPainting)著称的百岁艺术家皮埃尔·苏拉热Pierre Soulages一生钟爱黑色,几乎在所有黑色画作中,他试图用不同的材质肌理和绘画工具在暗黑之中呈现流动的光感,将光线的作用在形同死寂的黑色之上发挥到了极致。

香港维尔潘画廊的展厅中,悬挂的画家创作于1952年的布面油画“1952年12月3日”不同于其他纯黑画作,运用黑色和金色的强对比将光感延伸,尤其是用大笔触在黑色色块与金黄交接处营造出的透光感调剂了整体构图,避免了大色块、粗线条与单一颜色结合容易产生的生硬,皮埃尔·苏拉热在战后法国的艺术界发展出了崭新的视觉语言,使他成为在莫奈、毕加索之外,法国目前在世最贵的当代抽象艺术家。

不同于其它的西方抽象艺术画家,深深浅浅的黑色元素或多或少地与中国水墨画的形态相似,带给人一种似曾相识的东方水墨意蕴,因此他也被誉为最容易为东方所接受的抽象艺术大师。

赵无极 Zao Wou-Ki,Saint Tropez, 2008,数码打印,94 x 100厘米,维尔潘画廊(Villepin)所有

展览上,旅法华裔画家赵无极自然成为人们关注的一大亮点。赵无极与‧德维尔潘家族的渊源由来已久,今年适逢无极先生诞辰百年,在香港有以“第二巴黎画派”为展览主线的油画群展,上海则以「一世纪・思无极」的回顾展呈献其于1950年代至2010年代创作的印刷与石版印刷领域之佳作,将分展出赵氏在艺术生涯中不同阶段创作,合共二十多份石版印刷及大型印刷珍品。 


 

赵无极 Zao Wou-Ki  Sans Titre, 1968,水彩蚀刻 16.8 x 21.9厘米,维尔潘画廊(Villepin)所有

赵无极 Zao Wou-Ki  Sans Titre, 1988 石版印刷 67.5 x 49.5cm,维尔潘画廊(Villepin)所有

       多米尼克‧德维尔潘与潘雅德父子二人秉承对艺术的热忱,首先身为藏家,而后建立Villepin画廊服务于收藏家,在给中青年藏家的一些建议时,他们强调艺术品不止于物品,所以收藏行为不能单单停留在技法观察和时下的心境,而是作为⼀种世界语言去反思社会与历史,从而为家人后代留下看向未来的回忆。

图片由维尔潘画廊提供

正如赵无极在一生创作中融入的两种传统——酣畅淋漓的油彩下所蕴含的东方意韵一样——无论东方或西方人都能读出其中的感动,所以真正的艺术无国界,它用流淌在画布上的世界语言与每一个伫立画前的人交谈。虽然我们身处不断变化的世界之间,却也存在极大的共鸣,只是有时过分强调了东西差异。(文/庞雪姣)

图片由维尔潘画廊提供

展讯信息:                                                                        

香港

「来苏之望-新巴黎画派 」 

展览日期:2020年11月23日至2021年4月23日

香港中环荷李活道53-55号地下至三楼 

上海

「一世纪・思无极」2020年10月23日至2020年12月31日

展览日期:2020年10月23日至12月31日

中国上海市黄浦区九江路111号外滩111艺术空间 


来源:艺术中国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全部评论(0)
在线咨询
18688122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