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通行证 注册 | 登录 登录 登录 登录

八分斋文化-师承前贤,艺无止境!

胥建国:程昕东张望当代艺术三十年

2021-01-23 18:15:52| 发布者:zsdown520| 查看:17| 评论:0| 收藏

昕东(左)与胥建国(右)在收藏展现场

 临近岁末,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推出了“东张西望三十年·程昕东当代艺术收藏”大型展览,应昕东先生之约12月17日与他一起观赏了展出的作品。

 作为第一代全球化背景下的当代艺术经纪人和收藏家,昕东先生精心挑选了百余件收藏作品,藏品从展出规模到题材形式都颇具当代艺术特色,其展览之影响也必将会成为中国当代艺术发展史的一个重要节点,对梳理归纳总结中国当代艺术以及中国与世界当代艺术之关系产生长远影响。 

展览现场

在整个浏览作品过程中,昕东先生如数家珍,对每位展出艺术家都饱含着热情与尊重,对每件作品都了然于心中,其心其情不仅感人肺腑,也透出他对当代艺术的独到见解与慧眼相识。

昕东先生祖籍安徽,生长在浙江安吉,从小聪明智慧勤奋努力。20世纪80年代初以优异成绩考入大学攻读化学,后因机缘远赴法国巴黎,于90年代初开始把目光聚焦到当代艺术,开启他的跨界收藏之路,并于创办程昕东国际当代艺术空间后,足迹遍布世界,在收藏过程中将一批新锐的中国当代艺术家推介到了世界,也把世界多国的当代艺术家及作品介绍到了中国,可谓是彩虹横跨东西,光华照耀南北。

展览现场

纵观现当代艺术发展历程,昕东先生的收藏恰逢西方当代艺术经过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萌动与八十年代的兴起进入发展的盛期,而中国经过十年改革开放,艺术发展在近现代后首次从形态上与世界并轨同行的节点,毫无疑问这对收藏家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但能敏感意识并捕捉到却并非易事,背后不仅是胆魄更有学识。

西方艺术近百年的发展大致可以分为20世纪初到二战结束,1945年至70年代,80年代到新世纪的今天三个阶段。其间不仅世界的艺术中心从法国巴黎转移到了美国纽约,初期的现代主义各流派也发生了诸多的变化,尤其是60年代波普艺术的出现,以大众化、观念性和通俗性为特色的艺术对之前精英化、个性化和形式主义的现代艺术形成了冲击,艺术也由此进入到了后现代时期,也就是当代艺术萌动的时期。但这一时期还并没有提出当代艺术的概念,艺术真正终结现代步入当代则是在20世纪90年代初。因而说昕东先生对当代艺术的介入不能不说是一种先验的个人对历史的主动选择。

展览现场

当代艺术一经登场就突破了包括西方传统与现代美学的框架,它通过对政治的介入,对社会阶层、生活问题以及性别、种族差异的关注而受到学界侧目与大众的追捧。

昕东先生的收藏视野一开始就展现了两个重点,一是关注世界坚持国际化,一是立足本土坚守特色。这种东西方兼收并蓄的收藏准则也成就了他的事业特色,使其旗下伫立起一批才华横溢慧眼当代的艺术家。

在展出的百余件作品中不乏绘画、摄影、雕塑、装置、影像等多种形式或载体,也显现出了众多国家和不同年龄段艺术家的作品,可谓丰富多彩、异彩纷呈,为中国观众了解当代艺术奉献了一份视觉盛宴,为当代艺术中国行迈出了更为坚实的一步。

展出作品尽管并非昕东先生收藏之全部,选送作品中隐含的刻意也少许存有某种含蓄或内敛,但这都丝毫不影响整体展览呈现出的宏大气势与史诗般的交响。仅从中国艺术家作品望去,就有以文化符号、审美趣味等方面对传统文化的承继与反思,有对当下时代潮流涌动的透视与附和;有延续以往对生命感悟、命运蹉跎喘息的直叙,有对自然苍茫变幻无际的感慨。如概括论述大致有以下几点。

丹尼尔·布伦(法国) 《打开的小屋》 有机玻璃、木材、塑胶薄膜、镜面 2005年

首先是放眼世界,具有国际化视野,作品具有从现代向当代转化的典型性。譬如位于展厅西南角的法国当代艺术家丹尼尔·布伦创作的《打开的小屋》。作品结合了蒙德里安风格派与构成主义的形式,通过一个七米的透空半敞开立方体及内外多层隔板的叠加,营造出了多序多重而富有逻辑的空间序列。那些按照构成方式安装的红色玻璃与空透的空间形成的立体形态,使人们可以徜徉期间品味其中的神秘与变幻。

马鲁·门迪(古巴) 《最美好的事物》 布面丙烯、金属 1995年

巴拉佐·迪米提杰维奇(波黑) 《后历史使者》 照片、提琴 2006年

奥斯·米兰(古巴) 《飞翔古巴》 布面丙烯 2016年

二是收藏作品平面立体兼而有之,当代意识清晰明了。如古巴艺术家马鲁·门蒂用布面丙烯和金属创作的作品《最美好的事物》,将两种材质通过造型和色彩连接在一起,在对比中获得了统一。画面传达出的神韵展现了一种远古的幽冥与神秘,深邃而沉静,作品由传统直达现当代,展现了艺术家独特的审美视角与哲学思考。再如波黑艺术家巴拉佐·迪米提杰维奇创作的《后历史使者》和古巴艺术家奥斯·米兰创作的布面丙烯《飞翔古巴》等。

杨千 《水珠与钻石系列》布面油画 2006年

黄岩《纹脸-梅、兰、竹、菊》摄影 2004年

王功新的《知無=ZHU》 3屏幕影像装置 7'12'',2000年

第三是本土意识与中华元素或符号的重新运用。如杨千绘制的油画《水珠与钻石系列》,画面沉稳宁静,宛若舒婷的一首朦胧诗,淡雅中透着迷朦,灰暗间闪着光耀,由幻觉到幻想给人营造了一个略带苦涩的沉梦,会让人不由自主的产生走进画面与主人同处的意欲,去一起破解许许多多的已知与未知。还有如黄岩的《纹脸-梅、兰、竹、菊》和王功新的《知無=ZHU》等。

王功新《我的太阳》3屏幕影像装置 7'12'',2000年

四是沉思自然,关注人文。这一点在由中国艺术家王功新制作的新媒体作品《我的太阳》中体现的最为清晰。作品通过对中国北方农村妇女经年的劳作,在精心设计的映像中诠释了对自然的敬畏和对生命的理解,其间不乏强烈的人文关怀与哲学思辨。那日复一日的劳作,那四季更替的时空流逝,即是几千年中国农耕文化的缩影,也更是当代艺术关注的主题与核心价值。

五是在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为背景的这样一个平台展示,必将会在国内在学界对中国当代艺术未来的发展道路产生重要的影响。

苍鑫 《交流·二》 行为图片 2000-2003年

范尼莎·贝克罗夫特(意大利) 《伦贝克,苏丹》 摄影 2006年

俸正杰 《东张西望》 布面油画 2000年

如果说展览有什么轶缺的话,只能是从传统艺术的角度来审视,个别作品仍保留着惯性的审美,在愉悦视觉或讨喜心理中不同程度展现了当代性,缺了些欧美当代艺术家对造型艺术本体的关照或与当代先锋意识的对接,在当代艺术发问与解答的选择上后者明显多于前者。但整个收藏展相信依然会对中国当代艺术产生积极的影响。

因而说,在当今世界以迅疾的方式向前发展的大趋势下,现代在诞生延续几十年之后就被当代所取代,而当代的人文概念又能持续多久,迎接或者终结当代艺术的新艺术与时间将会是什么,会在未来的什么时间出现,新艺术与当代艺术将如何接续?都将是一位具有远见卓识的收藏家的近思或远虑。相信昕东先生的东张西望不仅是以往三十年从东走向西,又从西回归于东的艰辛步履,也一定会是他和所有对未来充满信心和希望的人共同努力并期盼的新历史。也相信昕东先生不仅会继续瞭望东西,更会走进贴近南北,通过对当代艺术的收藏,展现他的宏图也助推未来艺术之发展。

让-皮埃尔·班斯曼(法国) 《无题》 碎布上丙烯拼贴 1970年

钟飙 《体温》 布面丙烯、碳笔 2008年

托米斯拉夫·布达(克罗地亚) 《在空间中迷失》 纸本碳笔 2015-2018年


来源:艺术中国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全部评论(0)
在线咨询
18688122481